第41任萨迦法王

  第四十一任萨迦法王,出身于西藏高贵的昆氏家族。昆族世代以三怙主之化身传承至今。法王父亲为金刚持拿旺贡噶仁钦为赤千札秀听列仁钦的子嗣,为利益有情众生而延续此神圣的传承。有一日,当法王父亲在禅修时,突然感得文殊菩萨示现,于是法王父亲对祂顶礼,并念诵忏悔祈请文。文殊菩萨开口道:「与其念诵忏悔祈请文,不如修持百部遍主。此乃你伟大父亲赤千札秀听列仁钦的上师相应法,若能思惟此究竟见地,便能与彼本初智慧合为一味。」由于昆族传承极其珍贵,为了佛法与萨迦传规的延续,金刚持拿旺贡噶仁钦必需有子嗣。

  在昆族传承中,常有先祖转世为子嗣之例,从许多征相显示,法王是阿棒伏藏师乌金听列林巴的转世。第一个征相是:空行母曾对阿棒伏藏师授记,预言他将于下一世持有萨迦法座。再者,当法王父母问他从何而来,法王答说从远方帐幕之家来;当法王学语时,很自然说出果洛地方的土语,而这土语正是阿棒伏藏师所用之方言。

  法王降生于一九四五年九月七日清晨,时为藏历木鸟年八月初一,降生时正值旭日东。法王降生之处,正是十代前再度振兴萨迦法教的金刚持-贡噶仁钦之住所。降生之时还有诸多瑞相,天空中化现数道彩虹;有一位自称是泽东头人所献上,用水晶容器所盛的百只牦牛奶,献完供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寺中举办甚多祈请、灌顶与修持仪轨之法事,祈请法王平安无障与寿命绵延。依度母宫传统,拿罗仁波切在法王降生不久后,随即为法王举行长寿佛本尊灌顶;并由法王父亲与拿罗仁波切共赐梵文名字为「长寿金刚」。数周后,举办盛大庆生会,宣布法王的降临,并为他正式取名为:「拿旺贡噶帖千巴魃听列桑佩旺吉嘉波。」

  一九五三年,法王第一次闭关修长寿法,也做了生平第一次的灌顶法会。然而法王的根本上师──拿旺罗卓旋遍宁波(当巴仁波切),却在此年藏历四月以禅定姿入大涅盘;荼毗前后出现了许多神奇瑞相,法王因为对根本上师当巴仁波切的无比虔信,纵使上师入灭多年,每每在念诵上师祈请文,读诵到上师名号时,皆呜咽不能自己。 一九五六年,在拉萨祈祷大法会后,法王与随员前往拉萨南方朝圣;他们造访许多萨迦寺院。并且接受寺庙的请法,给予灌顶、口传与教授…等,与当地的信众们结下甚深法缘。

  一九五八年连续举行诸多殊胜之法事,为来年法王升座预作准备。次年藏历正月为法王升座大典之吉祥日,接连着举办三天盛大的法会仪式;与会僧众超过千人,诸大教派与政府机构皆派代表广做供养。1959年,法王14岁,正式升座亲政,成为统摄萨迦巴三支派﹣萨迦、哦巴、茶巴之总持法脉持有者,为萨迦法教之十方共主。同年西藏动荡不安,法王后与随从们来到印度。1974年时,法王首度访问加拿大、瑞士、英美、日本等海外地区,之后应各地弟子请求,陆续于世界各地建立萨迦法轮中心,弘扬佛法,提升精神心灵素质。

  一九六三年,法王有意在印度,为萨迦派僧众与在家众建立寺院与难民营的心愿。一九六四年三月六日,重建萨迦寺的会议,在拉吉普大礼堂举行;当时出现许多瑞相,为众所共睹。为持续复苏佛法,令佛法稳固开展,法王与堪布阿贝仁波切讨论后,遂决定建一所学习弗教哲学的教育机构;「萨迦佛学院」的基础构想,于焉产生。同年,法王在北印度嘻玛较普拉帝须省的普汝瓦拉地方之萨迦难民营,建一座新的萨迦主寺,名为萨加能仁胜教寺。

  此外,法王传授许多得自于诸上师处的其他法教,法王以甚深智慧与悲心,透过大善巧方便,为众生传法灌顶,引发了各行各业、不同种族、文化、国籍、阶级、宗教和语言的人们,对法王产生无比赞叹崇敬之心。

  法王对于显密佛教,尤其是藏传佛法的保存与传扬,贡献甚大。持有藏传佛教四主要教派的教法,能够传授所有传承的重要灌顶;这使西藏佛教各派法教更加丰富,成为不分教派的大师,令一切佛陀法教彼此合作与相互增上。

  在实相上,法王已自轮回与涅盘诸边中解脱,但为我等众生的未能亲见佛陀而从佛得法。故以其大悲心示现人身,令我等得以亲近、受法,并得其加持。法王以人身,为我等被恶意恶行所缚之众生,示现诸佛智慧与三身之果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