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迦察派 究给.企千法王

当代大成就者─金刚持 究给 企千法王出生于神圣的戒氏家族,法王不但是位持戒精严的修行者,也是一位通晓佛教哲理、文学、诗、历史、天文学的学者,更在佛法的修持上,是位有高证悟的大师。一九二八年,究给 企千法王九岁时,收到一封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图登.嘉措的来信,信中认证他是藏中遍波.那仁札寺的第十八任“究给.企千”。后来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又在另一封信,以及传授究给仁波切沙弥戒时的谈话中,提到他是“究给转世喇嘛”。前任“究给.企千”(仁钦.钦哲.旺波)的弟子,知道这意味着法王不但是前任“究给.企千”的转世,也是其“传承主脉”的持有者。这种情形很不寻常,因为仁钦.钦哲.旺波圆寂的时候,现任的“究给.企千”已经八岁了,不过像这样的情况偶尔可在伟大上师的传记中见到。 在此期间,成就极高的学者兼瑜伽士那罗仁波切,将所有殊胜的佛法传承传给究给 企千法王,还有金刚乘的所有修行法门,并教导他如何修学。

  在究给 企千法王十五岁到十八岁的这段期间,那罗仁波切曾指导他修学气、脉、幻轮等密续瑜伽。究给 企千法王自坐床直到七十九岁为止,一直驻锡在那仁札寺,主持各种法会、坛城仪轨、仪乐演奏,以及各种主要的藏传佛教修持传承。至今他始终持守比丘具足戒,他也以清净持守律藏的波罗提木叉(别解脱戒)而闻名,此外还完全持守菩萨戒和密乘誓戒,因此他是圆满持守三种戒律的殊胜上师之一。这三种律仪戒分属三种佛乘:波罗提木叉是声闻缘觉乘,菩萨戒是大乘,而密乘誓戒则是金刚乘。

  究给 企千法王已圆满四部密续所有主要本尊的禅修闭关。早在青少年时代后期,他便完成密集金刚、大黑天、狮面空行母、白文殊、白度母等本尊的闭关。法王对佛法的各种主要学问都有广泛的研究。不但是持戒精严的修行者,他是通晓文学、诗、历史、佛教宇宙观的学者,更是在传统藏诗方面有相当造诣的大师。 一九五九年,拉萨发生反抗中国入侵西藏的抗暴运动后,法王曾梦见一位骑乘巨大黑马的男众对他说:“我会给你通行证离开这地方。”接着出现一位白衣尼众对他说:“这是你的通行证。”然后便交给他一份文件。法王曾透露,这两位就是降魔胜者和白衣天女,是普巴金刚和莲花生大士的护法。祂们也是萨千.贡噶.宁波生平的护法,曾现身于萨迦发出警告,说萨千在他研习的佛学院中生病了。由于这些因缘,所以究给 企千法王在安全抵达慕坦之后,就为降魔胜者建了一座佛坛。

  有许多藏传佛教传承的持有者,都曾领受过究给 企千法王的传法,因此他被视为无上的神圣上师。法王至今已将他的法脉传承给萨迦派的所有上师,以及宁玛、噶举、格鲁各派的许多仁波切及喇嘛,接受过他传法的弟子不计其数。究给 企千法王的随身侍者旺度拉说过一个小故事。一九七○年代,究给仁波切驻锡于蓝毗尼园时,有次待在寺院楼上的房间中阅读。当时旺度拉正在隔壁的房间休息,他听见仁波切以充沛的声音在说话,犹如正在传法。翌日早晨仁波切问他:“昨晚你是否有听到什么声音?昨晚真是非常幸运,我看见哦千.贡噶.桑波(哦派的创立始祖)的净相化现在眼前!”法王向他透露,哦千出现在他前上方并伸出手,当时他便握住哦千的手,然后以深深的依止心将它放在自己的顶轮上。 究给仁波切就如此握着哦千的手,并将哦千著名的赞歌《无上事业》的完整论释献给哦千作为供养。法王告诉旺度拉,哦千是位伟大的上师,他像仁波切那样严守比丘戒律,且他们都持有并修持喜金刚与“不共道果”法门。由于这些原因,所以哦千对法王感到非常欢喜,而让智慧身的净相化现在他面前。

  法王早年在西藏时,曾传授许多金刚乘灌顶和其他修法,且每年都会闭关禅修。在他的佛法事业中,曾出现许多能征他成就的瑞兆。据他的一位亲近弟子描述,有次仁波切传授为期十三天的大日如来灌顶,法会最后一天传授白玛哈嘎拉灌顶,当时会场的佛坛上,有点燃一百盏供养诸佛菩萨的酥油灯。曾有一刻,所有酥油灯的灯火全汇聚在一起,成为一团巨大的火焰,并以顺时钟方向盘旋上升,这团火焰愈升愈高,最后消失在空中,当时有很多人都亲眼目睹全部的过程。 一九七七年,究给 企千法王在察让寺传授“道果”。察让寺的法座就是哦千的法座,这座位于慕坦的寺院是哦千.贡噶.桑波所建。一九七七年仁波切访问慕坦时,曾传授为期一个半月的“道果”,并指导僧众依佛制作历时三个月的结夏安居。要前往慕坦须先经过尼泊尔北部的波卡拉和炯森,途中必须骑马越过河流。当法王正在横渡一条很宽的河流时,出现很大的彩虹,在横渡的过程中一直环绕着法王和他的马。当时在法王四周约有十五至二十个人,有些人以为彩虹是因为法王的马溅起水花,反射了阳光所致。然而,却没有任何彩虹围绕着其他骑乘者,且彩虹看起来似乎是呈圆球状,一路跟随法王渡过河流,同行者都亲眼目睹了这件事。 当抵达察让寺后,法王便开始传授“道果”,他宣布过午不食,且不在法会之外的时间接见任何人,他想要独处。

  后来当“道果”进行到“三密续”(或“三续”)时,他似乎未注意到时间,且似乎此后就会经常不休息、不进食地安坐在法座上,直至午夜时分。隔天早晨他仍会准时出现,且看来似乎非常正常,之后又会像前一天一样。有时午夜过后,他必须被护持离开法座,但离座时他仍会持续进行传法,就有如一直沉浸在喜金刚坛城的净相中,任何事也没发生一样。 这情形持续了十五天,他的容貌在这段期间时常产生变化,眼神不时会让在场的人想到喜金刚等密续本尊的面貌。因为同一时期也正在进行结夏安居,所以在这几个月当中,每天傍晚大约五、六点时,僧众都会诵经作晚课或绕寺经行。在传授“道果”的那段期间,每天傍晚僧众在经行时,天空都出现一道彩虹,通常它会向下延伸触及寺院,人们也经常会看到太阳的周围有一轮彩虹。有些弟子担心这些征兆可能是预示这位导师不久即将圆寂,因此慕坦皇室以及其他人举行许多场法会,回向仁波切能长寿住世。

  当“道果”传授完毕,而结夏安居亦已圆满后,法王对侍者说,人们似乎以为这些彩虹景象全都意味着他即将圆寂,其实并不如此,这些彩虹是一种吉祥的象征,表示哦千.贡噶.桑波对法王感到很欢喜,因为法王遵循并持守他的教法,实践了他的种种大愿。这些彩虹景象表示哦千的加持,因为他对法王在慕坦的广大佛法事业感到非常欢喜。这故事证明禅修本尊喜金刚,以及上师哦千.贡噶.桑波的摄受加持。 当时他受邀依据觉囊.塔拉那沙的修持指引,传授觉囊传承的时轮金刚大灌顶,以及觉囊巴的“时轮金刚六支瑜伽”完整教授。依照惯例,在准备灌顶法会时,法会侍者必须实际制作一个代表的坛城,以便在法会中开光修法。通常法王都会让法会侍者单纯地依照经典的指示,和过去所学来准备坛城,而不会给予太多的指导。

  然而,此次法王却指示法会侍者古鲁,要非常如法地制作坛城,他坐在一旁详细指导制作的细节。有个金属盘子涂了一层奶油薄膜,好让它有点黏性并在上面排列一些榖粒来代表坛城的所有本尊。后来当法王在准备灌顶时,他的法相就开始变得非常有威力。 当时轮金刚灌顶,进行到为智慧坛城诸尊的实体坛城开光时,法王说时轮坛城诸尊真的正现身于佛坛的坛城上方。有位当时在场的人描述,当法王说这些话时,他的语调变得异常沉重,就如自己正清楚地见到这番景象。灌顶结束之后,法会侍者在收拾坛城时,发现曼陀罗盘上有些清楚的图案。这些图案既不在奶油薄膜下面,也不在上面,而是出现在那薄层奶油里面。有八个清晰的花朵形状环绕在盘子的周围,另外两个花朵则出现在盘子中央,总共有十个“莲花”图案。每个人都看见了,并且拍下照片证实。 在时轮金刚的坛城中,有两尊中心本尊──佛父时轮金刚和明妃一切母佛母,周围则环绕着八尊空行母,就如同在其他如喜金刚或胜乐金刚等密续本尊的坛城中,所看到的一样,所以这些花朵图案可被视为本尊真正降临的征象。

  在传承祖师的传记中,坛城中的“花朵”是成就的表征之一。根据典籍中的描述,这些征象有两种形式,有些是如这次一般自然地出现在坛城上面或里面,有些则是从空中飘落在坛城上。 究给 企千法王年轻时每天都会禅修四次,每次时间长达四到五个小时,这种严谨的修行生活,直到今天始终奉行不辍。有时法王可在一次禅修中圆满修完两、三次喜金刚,或其他本尊的全部仪轨。他一生至今每晚都只睡一至一个半小时,这也有助于他的修行。正是由于这种无须睡眠而持续修行的能力,使法王能持守许多萨迦珍贵传承的每日持诵誓戒。也正是因为对佛法修行的坚贞不移,使许多人视法王为已获殊胜成就的上师,以及萨迦派修持传承的中心人物。 据传法王持守隐修瑜伽士的修行方式,这是因为他利用许多时光闭关修行,因此他被认为是位隐修上师。他已圆满好几次为期三年的禅修闭关,至今仍遵循印度的毗瓦巴和西藏的密勒日巴等过去佛教成就者的典范,维持一天大约禅修、诵经二十小时的严谨修行生活。

  萨迦.崔津法王曾如此赞叹 究给 企千法王:“有许多人因听闻经典而证得智慧,有些人因思惟佛法而证得智慧,只有很少数人因修行而证得智慧。而 究给 企千法王则证悟全部三种智慧。我们应深深庆幸自己具足如此圆满的因缘能见到 究给 企千法王,这件事本身就是种伟大的加持。”

进入寂静涅槃

尊贵的究给 企千法王于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二日上午六点四十五分,于尼泊尔那澜唐的闭关房示现圆寂。法王以平日禅修之庄严坐姿,于甚深禅定十六天,面容祥和,如生前一般。关房上空各色祥云交替显现,都可以特别感受到一股祥和,凝固之力量。 六十二年从未下雪的加德满都,竟降下花雨、花雪。荼毗后得舍利子无数,及心脏、舌头、双眼金刚不坏,法王住世八十七年广传佛法,利益无数众生。当代伟大成就者的事迹,留给后世弟子们无尽的追思及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