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堪布 阿贝仁波切

  大堪布 阿贝仁波切于一九二七年,出生于西康东部的德格,旋即被认证为噶玛噶举传承─八蚌寺堪布且汪班珠的转世灵童。由于仁波切的父母是虔诚的萨迦派弟子,因此并未接受这个转世传承的认证,而让仁波切进入萨迦派传承的佛教大学──“宗萨学院”。师承德雄贡噶登贝迦迁仁波切、第二世宗萨蒋扬却吉罗卓仁波切等大善知识学习佛法。而上述两位大师同时也是阿贝仁波切的根本上师。

  阿贝仁波切在宗萨大学进修多年,由于在学成绩优异,因此在他求学期间,便已荣誉地兼任了副讲师一职。 自宗萨大学毕业后,阿贝仁波切回到他最初求学的寺院──色穹寺,并且成为该寺的住持,也就是藏语所说的“堪布”。色穹寺是距今约七百多年前,由萨迦五祖──大元帝师大宝法王八思巴尊者所建立于西康的。当时,这个寺院系由寺院本身加上一个研究佛教哲学的佛学院、以及一个闭关中心所组成;但是这一切都在文革时期遭到破坏。直到一九九二年,色穹寺的寺院以及佛学院建筑部份,方在阿贝仁波切的努力下修缮重建。除尽可能地使它恢复原来面观外,并计划将闭关中心修复,使得该寺历经劫难的僧众,得以继续延续佛法命脉。

  由于堪布阿贝仁波切在藏密四大教派显密教法的“闻”、“思”、以及“修证”体验上都极有心得,因此为众所景仰,被公认是一位卓越的学者和行者,素以持戒精严、谨守密乘三昧耶戒而为人所称道。一九六四年现任萨迦.崔津法王在北印度慕苏里,建立了西藏境外的萨迦派根本道场;同时也随阿贝仁波切这位伟大的萨迦派导师研读密续。

  一九七二年,高瞻远瞩的萨迦.崔津法王在极艰困的环境下,开办了藏传佛教各派流亡印度后的第一所佛学院──“萨迦佛学院”,期以教育下一代的萨迦僧侣们学习佛教逻辑、哲学、心理学、密续等奥义,延续西藏佛教及萨迦派传承。原拟计划长期闭关山居修行的阿贝仁波切,在萨迦.崔津法王的极力劝请、与精神感召之下,不计报酬地舍弃闭关修行计划,出世教化众生,担任萨迦佛学院第一任院长、兼首席讲师,肩负起教育及管理校务的艰巨重任。

  一九八○年,萨迦佛学院迁到永久校址上,上师阿贝仁波切和学生们亲自动手,一砖一瓦的盖好教室、宿舍、佛堂,其中所费心血、建校之艰辛、经费之窘迫,若无极大的耐心、信心,超越常人的学识与修证,绝对无法完成这个攸关传承法脉延续与兴衰之重责大任。尤其,学院即使在种种外在不稳定及财务困难的情况下,也从未脱离它主要致力于学术研究、课程教育的目标,这种精神更是令人感佩。

  一九八六年,阿贝仁波切代表萨迦.崔津法王,前来台湾设立法王在台第一个中心“萨迦弘法修行中心”,并传授显密诸法。

  一九九二年,阿贝仁波切第三度受邀前来台湾弘法,仁波切虽已六十六岁,且健康微恙,仍不辞辛劳、不计名利报酬地巡回全省各萨迦中心传法结缘。 阿贝仁波切他一生的愿望就是实修珍贵的佛陀教法,身具一切密法传承,但绝不轻易传法灌顶,精通藏密四教派传承显密教法,若非根器不说;仁波切身任当代萨迦.崔津法王、宗萨仁波切,与萨迦派诸大寺院堪布、金刚上师之亲教师,而能真正不慕名利、轻车简从、随遇而安、毫无排场。无怪乎萨迦.崔津法王、宗萨仁波切等诸大转世再来大智慧者,都对他推崇倍至;竹巴噶举派钦哲依喜仁波切,更赞叹阿贝仁波切是当代最博学、最精通佛法之大师。堪布阿贝仁波切的身教、言教,为末法时期所罕见,这正是诸佛菩萨化身的最佳证明!